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书画首页 书画信息 名家访谈 收藏拍卖 文学天地 会员展示 在线展厅 画院活动 画院章程
 
组织机构
艺术顾问:
  院   长:王  艳
名誉院长:尹 成 胡璧金
执行院长:华敬福
副院长
温新华 师 杰
刘茂德 张清河 李天池
 
画院活动  
  艺术交易
字画购买
电 话:0516-85752568
手 机:18952237259
地 址:江苏省徐州市西都大厦2-409室
 
名家访谈 您现在所在的位置:中国黄淮网 > 中国黄淮书画院 > 名家访谈   

尹成的“写意”之梦

时间:2018-09-12    来源:    作者:田秉锷
内容摘要: 作者 田秉锷 尹成,徐州籍写意花鸟画家。曾任江苏省美术家协会理事、江苏省文联书画研究中心特聘研究员、徐州市文联委员、徐州市美术家协会副主席、徐州展览馆馆长、徐州李

作者 田秉锷
尹成,徐州籍写意花鸟画家。曾任江苏省美术家协会理事、江苏省文联书画研究中心特聘研究员、徐州市文联委员、徐州市美术家协会副主席、徐州展览馆馆长、徐州李可染艺术馆馆长等职。去岁退休,脱却官帽、官服,得以“自由之身”徜徉于丹青天地,可谓得其所哉。

尹成作品 
因为失去,你才得到
得失只在转瞬间!为此,有人失魂落魄,有人如释重负。尹成自然属于后者。于是,我与他,还有几位书画小友,烹茶煮酒的机会多了,泼墨花雨的机会也多了。酒酣话稠,尹成每每显示出他由“体制内”转向“体制外”的人性解脱与艺术解脱。“登山则情满于山,观海则意溢于海”,这显然是古人的老生常谈了,有情有意者,哪里还要等到登山、观海呢?
尹成现在只是兼任着“黄淮书画院院长”一职。这是一个既可以埋头画画,又可以随性交友的闲职。“四海之内皆兄弟”也,何乐而不为?有暇相约,指点书画,那个“私房话题”又多是围绕“写意花鸟画”展开。印象最深者,是尹成敬师。因为说起恩师吴冠南先生来,他总有“学童”般的钦羡与仰慕。如果套用“人生得一知己足矣”,我则敢于判定,尹成定然“得一良师足矣”!在礼拜吴先生前,尹成曾求学于中央工艺美院,求教于众多的书画名家,得益不少,积渐成变,终有迷惑,悬而未解。及入吴先生门墙,得其亲炙,始有豁然开朗之慨。
得失之缘,是物缘,也是人缘。在失却了外加的种种头衔之后,尹成阳羡拜师,太湖悟道,水光月华,自开一境,谁能说不是造化? 

尹成作品

因为苦恼,你才求索
尹成不是一个善于言表的人,却是一个爱较真儿的人。这份较真儿,就藏在他的笑逐颜开之后。搞平面设计如此,搞花鸟画创作如此,就连朋友偶尔托付之事,他也如此。“场面大”,是我的玩笑批评;背后掩藏的则是尹成为朋友之托一而再、再而三的奔走着、劳碌着。“不能少找事吗?”我问。“来而不往非礼也,哪能躲呢!”尹成就是尹成,“成全”了自己,也“成全”了朋友。
待到面对六尺素缣、构思画图的时候,尹成又总是以“惨淡经营”的姿态,作全身心“投入”。花开叶底,鸟飞云端,托其梦,寄其情,绵绵如雾、如雨、如丝缕而不绝……
对于当今的绘画环境,尹成的认识渐渐清醒:“趋同”,是他眼中的“花鸟画”繁荣之状;“失意”,是他对“花鸟画”时代病的初诊;“另类”,是他对自我创作的起点划界;“重构”,则是尹成对“自我写意”的前瞻性设定。说来玄远并有形而上之空幻,但从画家急切的表述中,我感知了真诚与自信。
总是有些想法,要在笔墨或构图上“转化”出来。因而,画的“出新”则日日有之、月月有之。朋友郭君,藏有数幅尹成昔年旧作。当年自视“精品”,及今再看,尹成说羞杀吾也!郭君笑言:拿新画,换旧画,两新换一旧,不然,我就到户部山地摊,明码标价,买一张,送一张,给大画家作推介。尹成拱手笑曰:给换,给换。这一个“换”字,体现了画家的自爱、自珍、自信和自为。
“面目日新”,是我对尹成写意花鸟画的认识。“日新”也可以理解为“不定型”、“不定性”甚至“不成熟”。尹成说,我自愿如此。他参照的例证就是齐白石的“衰年变法”。借此一点,局外人即能窥测到尹成的艺术之梦。

尹成作品   
因为走心,你才出彩
说到中国书画,“笔墨功夫”是一道坎;这道坎过不去,笔不成笔,墨不成墨,哪里还有书画?而另一种功夫,则是“学养”,学未深,养未厚,再怎么的龙飞凤舞,大画千尺,终究也还是“小局面”。有的书画家不信“学养”之道,什么学养不学养?画好才是硬道理啊!
当今不少书画家,名头不小,是非不少,自视甚高,民望甚低。排除了体制的原因,“学养浅薄”当为一因。
水之道而不为私焉”。总之,“学养”是“游于水”而不是“鲸吸百川”。得知尹成时不时品读《论语》,我为之一喜。从和尹成的交往看,他是相信画家也要涵育学养的,并时有迫切之感、危机之感。我对他的解喻之词为:学养不是“传统控”,不是子曰诗云,那该是一种对中国文化传统的理解与化生;亦如孔子吕梁观洪的那个潜水者,“始乎故,长乎性,成乎命。与齐俱入,与汩偕出,从
“出乎腕底,运于指尖,流于缣楮,发乎心田,书与画,都该这样创作。”尹成如此表述自己的“绘画观”。
因而,我用“走心”二字来品评尹成的写意花鸟画。唯画家“走心”了,凝神了,涤滤了,他那些六尺画幅的梅花系列、荷花系列、紫藤系列……才洋溢着自然的野趣和人文的雅趣。
读尹成近作,呈现着越发内敛之情、并越发激扬之笔,越发悠远之梦、并越发切实之景;这构成了看似“两极性”、“矛盾性”的照应。在如此的观照中,画家的思索已不可朗诵、不可转述。读懂读不懂,暂时放到一边;但那画面,那造境,那造物,则必然又让读者可以感受到光之强弱、色之冷暖、花之收放、鸟之栖翔并进而感受到托起那丛花、那群鸟的自然天地,早在画面之外漫延为无尽的生命大场。在自觉与不自觉间,观画者与绘画者已经融入同一个真幻交替的艺术界阈。
当然,绘画作品不是哲学读本,所以绘画不宜“偏读”和“深究”。临界对视,心有所动,心有所喜,这画,就成功了五、六分;再加审视,大处宏阔,构图别致,小处生动,物象传神,也就成功了八、九分;至于绘画杰构,当必然还有一处、两处别家所万万不能成就者,若被你成就了,你就是丹青高人! 

尹成作品

因为痴情,你才写意
作为画家的尹成,好酒及茶,好烟及友,每有快意之作则欣欣然,每有不如意之作则惶惶然。当其惶惶不安之时,即是他看到“笔下”与“心中”存在落差、或“自己”与“大师”存在差距之时。
心中惶惶而手不释笔,每日一画的“素描”,即便人在旅途、人在会上,亦不忘在速写本上留下他对眼前事物的印象。因为他相信,所有的弯道超车或绝地反击,都不是坐等而来的。由“手熟”到“心熟”,实践了那个“勤”字,入眼都是画,行笔即为图,万千世界,在在都是生机,摄取即是奇像!
大多数的星期六、星期天,黄淮书画院的画室就是尹成的一人世界。一壶红茶,时饮时辍,短衣短裤,无挂无碍,正是他构思奇花异草的最佳氛围。
提笔在手,即加自警:首先是不要仿拟自己昨天的作品,自然也不可仿拟别人的同题材作品!
变着构图,变着线条,变着视角,变着浓淡,变着韵味与审美,在“截取一方”的绘画空间内,打开一扇通往大自然的门径。于是,“符号化”、“印象化”的绘画作品,在“写实”的架构之内,浓缩了、甚至也融化了画家诸多的主观情愫。此后,笔墨稍干,即张之于璧,一个人,静静地,远远地,端详许久,挑剔许久,心里作着肯定、否定、再肯定、在否定的自我鉴定……这样的绘画作品,到底是“有我之境”、还是“无我之境”呢?
隔三差五,我应约赶到尹成的画室。他则抱出一卷卷的画作,展开,介绍,询问,倾听——不知是想听到赞美、还是想听到批评——我呢,因为“隔行隔山”之故,便每每以“指山说磨”语,评析着他的挥汗之作、呕心之作。
流连丹青,我常常心有所动。自以为见识已广,不会轻易心动的,而到了现场,尤其到了画家醉心作画的现场,才发现自己还是那么容易被人俘虏。后来反思,我所有的感动都不是因为人情、友情,那该是一个人立于“人境”、面对“艺境”召唤而生发的自然向往吧!当然,如果我也是画家或书家,面对尹成的画作,也许就会出乎“职业的严肃”给予多些挑剔或多些应景。
就“画艺”、“画道”而论,尹成的大写意花鸟画在徐州、在黄淮海地区,其风骨、神韵,有着独树一帜的特征,有着不可取代的风致。仅此,价值即在。而其恩师曾经“戏言”:大写意花鸟,我天下第一,尹成天下第二!出此“戏言”,并非“梁山排座”,实在是表达一种“激励”。所以,尹成当是一条“独立画坛”的“徐州汉子”,他不攀附谁,也不威胁谁;结伴而不结帮,与他的画友跋涉艺路。命运注定,他或许就是一个“孤军奋战”的“苦学者”加“性灵者”。
“写意”花鸟,“大写意”花鸟,“意”都是“画魂”。人各一面,声自一腔,所以“意”对于画家而言,也是百人百意,千人千心,或有掩饰,不可成真的。油然想起屈原的《招魂》:“魂兮归来!何远为些?”可见“魂”是不可丢掉的。对于尹成而言,绘画以“写意”,或正是他发乎内心的吁求——他的淺而清、爱而直、友而谅、讷而敏,都是“写意式”的。从“写意”做人,到“写意”作画,简直就是水到渠成啊!
      我是赏识那些“写意人生”的朋友,尹成为其一。
相对于尹成的“画家立场”而言,唯在“画外”,所以我又有了“他者”的众生立场。站在这一立场,自以七彩看画、八德看人,说话如风,入耳为听,听得听不得,似都无关宏旨,因而也都无伤大雅。但朋友之心,总是祈愿良多。
在尹成成为“大师”之前,如是我言;今后,当尹成成了“大师”,我依然还要“如是我言”。
是朋友,就该悄悄地立成一面回音壁,叹之有应,呼之有声,谁还会孤单呢?
                                       2018.7.12  

 

尹成作品 

 
 
Tags标签:尹成  写意  画家  花鸟  绘画  不是  因为  一个  徐州  朋友  书画 责任编辑:田秉锷    
上一篇:对话吴玉伟 — 醉石山房采访笔记

下一篇:返回列表

看完这篇文章,你的感受如何?
 
 
 
Copyright © 2009 - 2018 中国黄淮网(WWW.86HH.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投稿邮箱: ZGJSXZ@sina.com
联系电话:0516-85752568 客服QQ:541440872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苏B2-20140236 苏ICP备18039698号-1 苏公网安备 32031102000168号
中国黄淮网法律顾问:江苏淮海明镜律师事务所 田原主任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