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书画首页 书画资讯 书画访谈 收藏拍卖 文学天地 书画展示 在线展厅 书画活动 三周年展
 
书画活动  
  书画交易
电 话:0516-85752568
手 机:18952237259
地 址:江苏省徐州市西都大厦2-409室
 
书画访谈 您现在所在的位置:首页 > 书画频道 > 书画访谈   

太行风 / 肖映川山水画新作选

时间:2019-11-05    来源:    作者:
内容摘要: 肖映川,1946年7月生于汕头市,广东潮阳人。 历任海军南海舰队汕头水警区美术员,总政治部解放军文艺社美术编辑,汕头画院专业画家、副院长,广东省美术家协会副主席。 现

 肖映川,1946年7月生于汕头市,广东潮阳人。

 历任海军南海舰队汕头水警区美术员,总政治部解放军文艺社美术编辑,汕头画院专业画家、副院长,广东省美术家协会副主席。

 现为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中国画学会创会理事、中国美术家协会河山画会会员、广东画院院外画家,人民大学培训中心客座教授、广东省嘉应学院客座教授、中国版画家协会理事、国家一级美术师。

 作品入选第6、7、8、9、10、11届全国美术作品展览,第10、11、12、13、14、15、16、17、18、19、20届全国版画展览,第2、3届全国中国画展览,中国金陵百家版画展。并获第7届全国美术作品展览银奖、第8届全国美术作品展览优秀作品奖、第12届全国版画展银奖。广东省鲁迅文艺奖(1992年),80—90年代中国优秀版画家鲁迅版画奖(2000年),广东省美协50年50经典作品奖(2006年),第16届亚运会全国中国画展优秀奖 (2010年)。

———————————————————————————————————


 

秋波流转

肖映川

 初上太行,感觉就像一个瞎子突然看见了七彩霞光,或者像一个穿惯黑色布衫的女人,突然拥有各色绫罗绸缎一样,那种惊讶、错愕以及喜不自禁,让人简直不相信自己的眼睛。

 2004年11月30日中午,我抵达河南安阳市,慢慢悠悠地从广州至天津的258次列车下车,又慢慢悠悠地坐上专程赶来接我的太行农家老李的车。小车经过有“中国水长城”之称的红旗渠的故乡林州,穿过一条约一公里长的隧道。我在车上,对即将发生的一切毫不知情。

 突然,车从隧道穿出,我双眼一亮:一个巨大的大峡谷变戏法似地,“当”地一下横在面前,原来,“桃花源”的故事并不虚妄啊,我目不转睛地盯着眼前的太行大峡谷,快活得像接到了天上掉下的馅饼。

肖映川 秋风 183×145 cm 2019

肖映川 秋风 183×145 cm 2019

 面对大峡谷,你不得不惊叹,世上再没有比大自然更高超的雕塑师了!站在深不见底笔直如刀削的大峡谷面前,你才真正地明白什么叫鬼斧神工,自然就像一个手持利斧的勇士,一刀下去,就把这片土地齐齐刷刷地一块块开,大峡谷于是像一个巨大无比的大蛋糕一样,露出里面斑斓的层层断面,让你品尝不尽,惊叹不已,这时候,你才意识到自己是多么地渺小!峭壁下面的山渊深不可测,我站在边缘往下一看,双腿便不由自主地抖动。

 正是深秋,太行像个成熟的美少妇,散发出无与伦比的魅力,层林尽染,整个大峡谷闪烁着黄金色的光芒,满山的树林像被施了色彩的魔咒,用各种暖色调奏出无比动听的音乐:浅黄、橙黄、金黄、玫瑰红、鲜红、深红……天呀!这简直是一场色彩的盛宴,是谁在空中持着巨型彩笔,朝太行大地一点染,满天满地便都成了彩色的世界,目极之处,是红黄两种色彩的尽情狂欢,是美得让人窒息的太行的秋天。

 秋天的太行山,以她极媚的流转秋波把我击中,我早已无法自拔,只有放任自流地让自己醉了再醉。

肖映川 横刀立马 183×144 cm 2018

肖映川 太行深处 183×145 cm 2018


 

黑白交响

肖映川

 去过太行,就等于怀上乡愁,回家之后,反复看从太行拍来的照片,画的是太行,说的是太行,梦里也是太行。

 冬天一到,我就开始惦记着太行的雪来。在北方工作生活过十年的我,知道冬天的北方下雪是极美的,而大雪飘飘的太行,该又是怎样的天上人间?

 于是不断地打电话给石头嫂,急切地问她太行下雪了没有。终于在元旦前,石头嫂回话了:“下大雪啦!瓦片一样地盖下来,就是冷,都零下18度了!”零下18度是什么概念?我在北方那十年也没经历过如此的严寒,便问准备同行的四位画家,他们竟比我还坚决:去!

 说走就走,第二天,我们一行五人就来到太行。这是2005年1月4日,我第二次登上太行。

 太行,已经成了一个单色的世界,所有的色彩都仿佛一下子给滤得一干二净,就像一张色彩照片,一下子变成了一张黑白照。山上所有朝上的一面,全部是炫眼的白;竖着的一面,全部是坚硬的黑;斜着的一面,则全部是柔和的灰。这崇山峻岭中,唯有黑白的交响曲,在雄壮地奏响。这不是德国著名版画家麦缓来勒的黑白木刻作品吗?

肖映川 雪原 183×145 cm 2019

肖映川 月儿高 183×145 cm 2019

 大雪是天上寄给人间的信,一封一封,怎么也说不完。天地寂寂,空旷而干净,简单而丰满。人站在雪花纷扬的山边,除了震动与感叹,已经插不上话。

 石头嫂知道我们是南方人,特意为我们准备了新的电热毯,在外忙碌了一年的石头哥这时候也回家了,每天晚上,我们烤着烘烘的炉火,与石头哥喝着杜康酒,唱着怀旧的歌,说些开心的事。

 我们天天上山,汽车小心翼翼地在山路中行进。我们时不时下车踩雪,像孩子似地玩得兴高采烈,一踩就一两个小时,怪了,居然并不觉得冷,有时还冒汗呢。

 冬天的太行是那么的安静,几公里外的伙伴们突然唱起了情歌:“妹妹你大胆地往前走,往前走哇……”我隔老远老远,居然听得一清二楚。歌声在这纯净的山谷中回荡,啊,今夕何夕,我是已经“不知秦汉,无论魏晋”了。

 太行山冬天的严寒让很多人却步,但是这雪的世界,却美得让人不忍离去了。

 只有经过寒冷和大风的考验,这最神奇的风景,才能让你拥有。

肖映川 听雪 183×145 cm 2019

肖映川 雪域 183×145 cm 2019


 

太行思春

肖映川

 春雷响过,万物复苏,我便寻思着:这时候太行山也该思春了吧?于是,2005年4月23日,便与几位汕头摄影家,带着家伙第三次登太行。

 “赏心乐事谁家院?竟姹紫嫣红开遍!” 呵呵,太行的春天,果真像个15岁的少女,姹紫嫣红,生机勃勃。我忽然想起石鲁的名画《家家都在花丛中》,而眼前这些盛开在太行的花,是长在一棵棵高大的树上的:粉红色的泡桐、玫瑰红的桃树、洁白的梨花……一朵朵、一串串、一簇簇、一片片,浓烈而娇艳,让人目不暇接。简直像少女心无城府的青春,毫无顾忌地尽情展示,让你看不够,爱不够,只有满腔的喜不自禁。

 而远处的山峰,早已经不起春天的呼唤,绿得一塌糊涂。满山遍野的树木像得了思春病,该抽枝的抽枝,该发芽的发芽,隔着老远,几乎都能听得到那些拔节生长的声音。那一团团的绿加在一起,太行便成了一块起伏着的绿翡翠,不停地在你眼前发出晶莹的光亮,引诱你前去触摸。

肖映川 春水 183×145 cm 2019

肖映川 清凉世界 183×145 cm 2019

 在峭壁边上我们采访了石坂乡马安垴小学,学校的门口上插着国旗,全校的学生却只有三名:一名读一年级的女孩和两名读二年级的男孩。校长是唯一的老师,什么都教,在这里已经教了十几年,寂寞而坚持,从这座学校走出去的学生,有的已经上了大学。而他,十几年如一日,伴着巍巍太行,静静而无悔地燃烧着自己的青春岁月。

 一方水土养一方人,太行山的巍峨与雄伟培养了太行山人与大山一样宽广的胸怀和善良的性格。在小卖部,我买了一包牛肉干,问多少钱,小伙子伸出五个指头,我扔下五块钱就走,那知他丢下小店追到外面来,说,牛肉干才五毛钱,便把找的钱塞回我手里。

 这就是太行山人。

 我站在生机勃发的太行的春天里,只觉得无限温暖与依恋。

肖映川 春雨 183×145 cm 2019

肖映川 丰碑 183×145 cm 2019


 

夏泉叮咚

肖映川

 爱一个女人,就应该了解她的全部,爱上太行山,就应该知道它的四季。在领略了太行山秋天的奢华、冬天的圣洁、春天的浪漫后,8月11日我第四次登上太行,再一次感受到太行山夏天的热情。

 说太行山夏天的热情,并不是指天气的炎热,在这里几天,日最高温度才27℃,入夜还得盖上棉被哩。所以当我们离开热浪翻滚气温直达38℃的家乡一夜之间来到太行山时,仿佛进入了一个清凉世界。我们登上太行的第三天正逢双休日,来自太行山下林州市的成千上万户人家,卷着凉席,带着干粮,乘着汽车,来到太行山上,一家挨着一家地把凉席铺在通往国际滑翔基地的水泥路边纳凉消暑,谈天说地、尽情玩耍,那场面好不热闹和壮观。夏天的太行,以凉爽的天气热情地接待了上山的客人,让多少人流连忘返。我们兴奋得一个劲高声呼唤着:“喂—,喂—,喂—”!满山的蝉儿也一个劲地回应着:“知了—,知了—,知了—”。

肖映川 丽日 183×145 cm 2019

肖映川 白云几朵 183×145 cm 2019

 夏天的太行呈现的是水域风光,随便你往哪里一站,往哪里一看,到处都是如练似银的瀑布、清冽甘甜的山泉、碧波荡漾的深潭和潺潺不息的溪流。水帘洞比比皆是,你走着走着,一条飞流冷不防在你眼前跌落,桃花谷里的九连瀑是峡谷中最大的瀑布,人称小黄果树瀑布,落瀑成潭,潭泻成瀑,潭瀑相连,浩浩荡荡。黄龙潭向上的飞龙峡,像一条匍匐而行的巨龙,其间大大小小的飞瀑你数也数不清。这次到太行,正逢雨天,雷声、雨声、水声声声交响,我们在龙腾云绕的山中,仿佛置身于神秘莫测的童话世界。

 每天晚上我们都散步,从设在乡政府的超市里买来书本,买来特产,买来水果,回到太行农家旅舍后我们又取出功夫茶具,一边细细品着香醇甘甜的铁观音王,一边看着中央电视台正在播放的纪实电视连续剧《八路军》;60年前八路军在太行山上浴血奋战打败了日本侵略者,60年后的今天我们在这里重温峥嵘岁月,感慨万千。

 太行山变了,变得多情了,变得开放了,变得更舒心了。

肖映川 夕阳 183×145 cm 2019

肖映川 拂晓 183×145 cm 2019


—————————————————————————————




 

 
 
Tags标签: 责任编辑:    
上一篇:在西藏山水中找到精神家园——访画家杨进民

下一篇:返回列表

看完这篇文章,你的感受如何?
 
 
 
Copyright © 2009 - 2019 黄淮网(WWW.86HH.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投稿邮箱: ZGJSXZ@sina.com
联系电话:0516-85752568 客服QQ:541440872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苏B2-20140236 苏ICP备18039698号-1 苏公网安备 32031102000168号
黄淮网法律顾问:江苏淮海明镜律师事务所 田原主任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