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书画首页 书画信息 名家访谈 收藏拍卖 文学天地 会员展示 在线展厅 画院活动 画院章程
 
组织机构
艺术顾问:
  院   长:王  艳
名誉院长:尹 成 胡璧金
执行院长:华敬福
副院长
温新华 师 杰
刘茂德 张清河 李天池
 
画院活动  
  艺术交易
字画购买
电 话:0516-85752568
手 机:18952237259
地 址:江苏省徐州市西都大厦2-409室
 
文学天地 您现在所在的位置:首页 > 中国黄淮书画院 > 文学天地   

陆游 | 他失了爱人,失意仕途,却到底没有失去一颗赤诚的心

时间:2019-01-22    来源:菊斋    作者:一想当然
内容摘要: “死去元知万事空,但悲不见九州同。王师北定中原日,家祭无忘告乃翁。” 一个鬓发斑白的老人躺在床上,形容枯槁。他明知,只要闭上眼睛,这人世间的一切便和

 “死去元知万事空,但悲不见九州同。王师北定中原日,家祭无忘告乃翁。” 

一个鬓发斑白的老人躺在床上,形容枯槁。他明知,只要闭上眼睛,这人世间的一切便和他再无关系,可他还是放不下。诸多人事早已不再眷恋,唯一痛心的,是有生之年,历经坎坷,却还是没能看到国家一统。

 

这是南宋诗人陆游,在弥留之际留下的绝笔之作。

 

鲜衣怒马少年时

 

公元1125年,正逢金兵南下。陆宰带着夫人走水路奉旨入京。陆游,就是在这年十月,在淮河上的狂风暴雨中出生了。

 

第二年,金兵入京。陆游的父亲和叔父,虽为文官,却成为了战场上奋力坚守的抗金英雄。可一夫难当万军,汴京投降后,陆宰也只能带着一岁的陆游四处逃离,躲藏。

 

这段颠沛流离,居无定所的生活,让陆游切身体会到了战火中的世态艰难,民不聊生。即使晚年时候,回想起年少的坎坷,仍然历历在目。

 

我生学步逢丧乱,家在中原厌奔窜。

淮边夜闻贼马嘶,跳去不待鸡号旦。

——《三山杜门作歌》

 

后来陆宰带着陆游,去到了浙江东阳,依附于当地的民间武装草寇生活。陆游就在这样的山寨中,度过了自己的年少时光。

 

出生于书香门第之家,又生长于英雄豪杰之中。小时候的陆游,读书,也习武。小小年纪的他,提笔便是挥洒自如,拿剑便能挺而杀虎。

 

切勿轻书生,上马能击贼。

——《太息》

读书三万卷,仕宦皆束阁。

学剑四十年,虏血未染锷。

——《醉歌》

 

少年陆游,鲜衣怒马,意气风发。立下了要抗击金兵,收复河山的宏大愿望。在国家危难存亡之际,十六岁的他奋不顾身,远赴临安,决意参加科考,以此报效祖国。

 

三败考场仕途难 

来到临安的陆游,不曾想三次都败北考场。后来辗转入了仕途,又遭遇诸多不顺不平。现实的冷遇,让一腔热血的他到底该如何自处?

 

陆游的父亲和叔父,都是抗金英雄,极力主张通过战事收复河山。这显然与权倾朝野的宰相秦桧的政见背道而驰,陆游则难免受到迁怒。

 

第一次科考,失败。陆游安慰自己,初出茅庐,只当热热身,没有关系,再接再厉。

 

第二次科考,赶上一代名将岳飞被杀的惨案。陆游痛心之余,写诗表达了对于秦桧的不满。然而满朝文武便无人敢录用这个因真情流露而开罪了宰相的陆游。

 

十年后,二十九岁的陆游,再次来到了考场。主考官陈之茂不畏权贵,将陆游录为第一名。谁知,秦桧的孙子也参加了同年的考试,宰相怎能容忍自己的亲孙屈居人下,在殿试时便将陆游除名。这第三次科考,也以失败告终。

 

直到秦桧去世,三十四岁的陆游,总算在自己师父曾几的推举下,步入仕途,任福州主簿。不久,调入京师,终于拥有了实现抱负的机会。

抗金灭敌,收复河山,是陆游自小的宏愿。虽是芝麻小官,他也极力进谏,力怼宠臣,上书迁都,发出要整顿军纪,徐图中原的口号。

 

寂寞已甘千古笑,驰驱犹望两河平。

後生谁记当年事,泪溅龙床请北征?

——《十一月五日夜半偶作》

 

这是陆游自小便立下的志向,他认准了目标,便不畏风雨,一往直前。七年间,陆游一刻不停的怀着这份抗金复国的热情,上言进谏。哪怕是以血泪为鉴,也要力主北征。

 

可这主张非但没有被皇帝认可,反而增加了君臣之间的嫌隙。有人借此机会挑唆,惹得龙颜大怒,陆游终被罢官。就这样,结束了人生中第一次短暂的为官经历,回到了山阴老家。

 

沙场英姿永不忘

 

三十四岁出仕,四十二岁即待业。回到老家开始闲居生活的陆游,茫茫然不知所谓。他有灰心丧气的情绪,也有绝尘归隐的心思,时不时的,发出一些消极避世的感叹。

 

看破空花尘世,放轻昨梦浮名。

蜡屐登山真率饮,筇杖穿林自在行。

身闲心太平。

——《破阵子》

悟浮生。厌浮名。回视千钟一发轻。从今心太平。

——《长相思》

 

然而陆游,又哪里真正放得下那正处于危难存亡之际的家国呢。这时的他,是矛盾的。看起来似乎已经看淡俗世,但盖不住的,是他那一刻火热的心,他至始至终,都还渴望着一份转机。

 

莫笑农家腊酒浑,丰年留客足鸡豚。

山重水复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

箫鼓追随春社近,衣冠简朴古风存。

从今若许闲乘月,拄杖无时夜叩门。

——《游山西村》

 

一重重山,一道道水,似乎已经走到了一个迷惘苦闷的艰难境地。但陆游还是攥紧了最后一丝希望,企盼着下一个转角,或许就是绿柳明花,或许就是壮志得以实现的机遇。

 

功夫不负有心人,四年后,陆游的机会就来了。他收到了四川最高军事统帅王炎的邀请函,这意味他惦记了半辈子要穿军装上前线的梦,一朝得偿。

陆游亲身参与了对金的战斗。

他在大散关殊死搏斗。

他在深夜强渡渭河,潜入金营,获取情报。

 

在一次次与金兵对抗的战役中,陆游尽情挥洒自己积攒多年的热血与情怀。同时,也在诗里,记录着自己这份真实又浓烈的爱国情意。

 

我昔从戎清渭侧,散关嵯峨下临贼。

铁衣上马蹴坚冰,有时三日不火食。

山荞畲粟杂沙碜,黑黍黄穈如土色。

飞霜掠面寒压指,一寸赤心惟报国。

——《江北庄取米到作饭香甚有感》

 

来到四川的陆游,迎来了他生的高潮,诗的高潮。然而这段光芒万丈的时光,仅仅持续了八个月,王炎就被朝廷明升暗降的调走了,幕僚悉数被遣散,陆游也在其中。

 

这一次打击,让陆游陷入了绝望。他知道,今生今世想要再回前线,几无可能。他愤怒不甘,他迫切的需要发泄。

流落成都的陆游彻底过上了昏暗颓放的生活,并给自己取名“放翁”。

 

衣上征尘杂酒痕,远游无处不消魂。

此身合是诗人未?细雨骑驴入剑门。

——《剑门道中遇微雨》

 

凄风冷雨中,陆游一个人和着酒气失魂落魄的归去。这半生蹉跎,为的,不过是心中那个光复河山的梦。哪知道几十年的费尽心思,殊死抗争,最终都付与了一场空。

 

肝肠寸断失爱人

仕途的屡屡受挫,坎坷艰难,让陆游难以释怀。这一生诸多的伤心之事,难以计数。其中最令人肝肠寸断的,还有他生命中那段刻骨铭心又求而不得的爱情。
 

陆游与表妹唐婉,青梅竹马,自小便相知相识。一个是博学俊逸的才子,一个聪慧温柔的佳人,自然渐生情愫。待到两人年纪相宜,顺理成章的,两家人便喜结连理。

 

嫁入陆家的唐婉,却始终得不到婆婆的喜爱。陆母对儿子满怀期待,希望他考取功名,出人头地。奈何陆游与新婚妻子浓情蜜意,总要花些时间与唐婉吟诗作画琴瑟和鸣。

唐婉在婆媳关系的相处上,如履薄冰,处处小心仍然无济于事。嫁入陆家三年的唐婉一直无所出,没过多久,又传来一些捕风捉影关于她克夫的谣言,情况变得更加复杂。

 

终于陆母按捺不住了,以死相逼,执意要求陆游休妻。纵然万般不愿,但母命难违。陆游终是一纸休书,断绝了自己和爱妻今生的缘分。

 

天意弄人,七年过去了,早已嫁作他人妇的唐婉,与散步的陆游,在故地沈园重逢。远远的看着自己心中深爱之人如今却倚靠在他人之侧,陆游悲从中来,于墙头题词:

 

红酥手,黄縢酒,满城春色宫墙柳。东风恶,欢情薄。一怀愁绪,几年离索。

错、错、错。

春如旧,人空瘦,泪痕红浥鲛绡透。桃花落,闲池阁。山盟虽在,锦书难托。

莫、莫、莫!

——《钗头凤》

一年后,唐婉再次来到沈园,看到墙头的上的题词。这字,这意,这情,一看就是陆游之作。她不禁泪如雨下,在后面和了一首《钗头凤》。从此郁郁寡欢,不久便因病去世。

 

陆游不敢再轻易踏入沈园这个伤心地,直到晚年,当他再次来到这面墙前时,才终于发现了唐婉紧随其后的词作,奈何人去楼空,这时距离唐婉去世,已整整40年。

 

旧日寻踪,沈园的楼阁池塘,早已不是以前的样子了。时间过得这样快,转眼几十年,人非物换,一切都变了,但是看着桥下的绿波,眼前依然是爱妻的惊鸿之影,明艳动人,从未有过丝毫的遗忘。

 

城上斜阳画角衰,沈园非复旧池台。

伤心桥下春波绿,曾是惊鸿照影来。

——《沈园二首(其一)》

 

红颜薄命,阴差阳错。这份之于陆游的爱情这样短暂,却让陆游足足刻骨铭心了一辈子。直到满头白发,他心心念念的,也不过是当年那个明眸皓齿的小表妹。

 

零落成泥香如故

 

报国之梦的破灭,感情之路的绝别。让陆游这个已经走到人生暮年的老人,只有靠过往中短暂的欢愉回忆,陪着自己,去熬过一夜一夜的岁月流逝。

 

早岁那知世事艰,中原北望气如山。

楼船夜雪瓜洲渡,铁马秋风大散关。

塞上长城空自许,镜中衰鬓已先斑。

出师一表真名世,千载谁堪伯仲间!

——《书愤》

 

年少时的宏图大志明明还没有忘,陆游已经成为了一个鬓发斑白的老头子了。塞上长城成为了一份落空的期许,可鞠躬尽瘁死而后已的声音,还一直回荡在耳边。这是老骥伏枥,壮心不已的陆游啊。

 

晚年陆游写诗,常常借助梦境来抒发他对于收复河山的渴望,来突破真实带给他的绝望和压抑。他一共留下了99首记梦诗,每一首都是假象战场中意气风发,慷慨激昂的字句。

 

僵卧孤村不自哀,尚思为国戍轮台。

夜阑卧听风吹雨,铁马冰河入梦来。

——《十一月四日风雨大作》

 

陆游这一辈子,做梦都想看到中原的回归。而讽刺的是,他这一生,也只在自己的梦里,看到过此情此景。

 

临终之前,陆游躺在床上,将自己对于民族的热爱推向绝笔。有生之年,他没能看到自己的宏愿成真,但他炽烈的激情,至死不休,他仍在等待着,总有家国统一的那一天。

陆游向我们诠释了另一种内涵的英雄主义——生命以痛吻我,我却报之以歌。他85岁的人生,经历无数次的磨难和绝望,却从未想过要放弃。他的生命有限,但他的家国情怀,却在岁月的轮回当中,经久不衰。

 

他像极了他自己笔下的那朵梅花:“零落成泥碾作尘,只有香如故”。

 

明知执着是累,仍然一往而前,明知追求是苦,仍然奋不顾身。哪怕是野火焚烧,哪怕是冰霜覆盖,依然是志向不改,信念不衰。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 菊斋

 
 
Tags标签:陆游  自己  唐婉  一个  看到  这样  就是  已经  来到  生活  仍然 责任编辑:一想当然    
上一篇:吴金水 | 戊戌绝句

下一篇:鍾錦:我瞻室讀《斐多》

看完这篇文章,你的感受如何?
 
 
 
Copyright © 2009 - 2019 黄淮网(WWW.86HH.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投稿邮箱: ZGJSXZ@sina.com
联系电话:0516-85752568 客服QQ:541440872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苏B2-20140236 苏ICP备18039698号-1 苏公网安备 32031102000168号
黄淮网法律顾问:江苏淮海明镜律师事务所 田原主任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