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书画首页 书画资讯 名家访谈 收藏拍卖 文学天地 会员展示 在线展厅 画院活动 画院章程
 
组织机构
艺术顾问:
  院   长:王  艳
名誉院长:尹 成 胡璧金
执行院长:华敬福
副院长
温新华 师 杰
刘茂德 张清河 李天池
 
画院活动  
  艺术交易
字画购买
电 话:0516-85752568
手 机:18952237259
地 址:江苏省徐州市西都大厦2-409室
 
资讯中心 您现在所在的位置:中国黄淮网 > 中国黄淮书画院 > 资讯中心   

端午时节,画家告诉你为什么我们要纪念屈原?

时间:2018-06-19    来源:雅昌艺术网    我来说两句()    
内容摘要:原标题:【雅昌专稿】端午时节,画家告诉你为什么我们要纪念屈原?  傅抱石《屈原渔父图》  公元278年的今天,被驱逐出国境的爱国诗人屈原,在得知国家灭亡之后,万念俱
原标题:【雅昌专稿】端午时节,画家告诉你为什么我们要纪念屈原?

  傅抱石《屈原渔父图》

  公元278年的今天,被驱逐出国境的爱国诗人屈原,在得知国家灭亡之后,万念俱灰,行至汨罗江畔,遥望祖国边境的同时,也有了轻生的念头。

  这时,一位渔父见了他,并问道:“你不就是那位三闾大夫么?怎么竟成了这般模样?”

  屈原道:“普天下都混浊,只有我还清白;所有人都醉了,只有我还醒着。所以被君王流放啊。”

  渔父道:“我听说圣人能够不凝滞於物而能与世推移。既然举世混浊,为何不随波逐流?既然众人皆醉,何不自己也人醉我也醉的哺糟啜醨,为何握着美玉而不丢,导致自己被放逐呢?”

  屈原道:“我听说,刚洗过头的一定要弹去帽上的灰沙,刚洗过澡的一定要抖掉衣上的尘土。谁能让自己清白的身躯,蒙受外物的污染呢?宁可投入长流的大江而葬身于江鱼的腹中。又哪能使自己高洁的品质,去蒙受世俗的尘垢呢?”

  渔父微微一笑,拍打着船桨离去,不再与屈原说什么了。

  随着渔夫的远去,绝望的屈原抱着石头投江而死。

  这段载于《史记 屈原列传》中的对话,展示了中国人两种截然不同甚至相反的价值观!一个主张以死殉道,呼唤人们的觉醒;一个主张自然逍遥,浪迹江湖游戏人间。

  这两种价值观谁对谁错?还是都错,或者都对?是该弘扬谁呢?还是都该或者都不该弘扬?

  于个人而言,渔夫的无疑可以让生活更加幸福;但于国家而言,屈原的选择则可以让民族之魂永驻。

  所以,在屈原死后,楚国百姓哀痛异常,纷纷到汨罗江边凭吊屈原。渔夫们划起船只,在江上来回打捞他的真身。百姓们纷纷拿出饭团、鸡蛋等食物,丢进江里,以免鱼龙虾蟹啃咬屈大夫的身体。医师则拿来一坛雄黄酒倒进江里,以药晕蛟龙水兽。故此,每年的五月初五,就有了龙舟竞渡、吃粽子、喝雄黄酒的风俗,以此来纪念爱国诗人屈原。

  宋元:屈原是文人画家政治理念的再现

  作为古代文人崇高的精神偶像,屈原也渐渐成为艺术家描摹的典范。自古至今,不少画家都画过屈原像,据统计,自南北朝到清代,以屈原为题材的画作有48种404图,其中屈原像有18种18图,现仅存9种9图。

  根据张彦远《历代名画记》记载,早在南北朝时期就有画家绘制过屈原像,但留存至今最早的是疑似出自宋人之手的《历代帝王名臣像》,图中屈原面带微笑,既不严肃,也不愤懑,颇具平民之风,与后世我们所看到的画像差异非常大。

  屈原像(宋?)《历代帝王名臣像》

  我们今天所看到的屈原像多以宋代李公麟《九歌图》中的屈原为范本,作为首创屈原经典图式的画家,他的《九歌图》一直是屈原题材的典范,元、明、清、现代的诸多画家在绘制屈原像时多有参考,例如元代画家赵孟、张渥,现代画家张大千等。虽然现存的李公麟《九歌图》中没有屈原像,但我们能从后人的摹本中一窥其风貌。

  元代画家赵孟和张渥都曾创作过《临李公麟九歌图》,他们笔下的屈原初看有许多相似之处,都是身着长袍,蓄发长髯的长者形象,但他们的表情却迥然不同。赵孟笔下的屈原神态平和安详,模样忠厚,古意有余而忧思不足。张渥笔下的屈原则面容凄苦忧虑却不失坚定之色,是一个忧国忧民的士子形象。

  楚屈原像 (元)赵孟 《临李公麟九歌图》册页

  之所以产生这样的差异,与他们的人生经历息息相关。赵孟一生官运亨通,功成名遂,创作于晚年的《临李公麟九歌图》更多的是他政治人生的体现。与赵孟受统治者重用的经历相反,张渥虽多才多艺,但屡试不第,遂绝于仕途之心寄情诗画,以白描人物著称于世。

  楚屈原像 (元)张渥《临李公麟九歌图》1346年 吉林省博物馆

  他的《临李公麟九歌图》卷首为屈原像,后根据《九歌》内容依次绘东皇太一、云中君、湘君、湘夫人、大司命、少司命、东君、河伯、山鬼、国殇场面共计20人。其中东皇太一是一派帝王景象,云中君象征忠君之臣,湘君、湘夫人有天朝王后之端庄,大司命、少司命似朝中文官,东君似武将,河伯掌管水世界,山鬼俯瞰山乾坤,最后的国殇表现的是普通的士兵……这分明是屈原政治理想的展现:君明臣忠,女仪天下,将士效国,野兽驯化,职责分明,井然有序,民心所向,万物臣服。这不仅是爱国诗人屈原的政治抱负,也是封建社会礼制下文人画家们的政治理念。

  明清:屈原更加“世俗化”

  明代是屈原画像创作的高峰,吴伟、郑思肖、文徵明等都创作过屈原肖像,此外,书籍、印刷品、纺织品上也出现了对屈原的描绘。

  其中陈洪绶创作的《屈子行吟图》,继李公麟《九歌图》之后,成为另一个屈原题材的典范。1616年,时年19岁的陈洪绶到姻亲来凤季家学习《楚辞》,随后花了两天的时间创作了《九歌图》组画,而《屈子行吟图》是这组组画的最后一幅。22年后,来凤季《楚辞述注》刊行,就将陈洪绶的这组《九歌图》作为插图一起出版,并流传至今。

  明末,陈洪绶《屈子行吟图》,1616年,上海图书馆等藏

  《屈子行吟图》中,屈原面部憔悴,身体羸弱,然而神情刚毅、步履坚定,挟长剑带危冠着宽衣沿河岸喁喁独行,沉浸在内心的孤独和痛苦之中。这样的描绘符合《渔父》“屈原既放,游于江潭,行吟泽畔,颜色憔悴,形容枯槁”的描述。这一屈原像,也被大家奉为经典,后人大多通过这幅画,来想象这位伟大的爱国诗人。

  虽然陈洪绶的绘画一贯主张以古人为师,他也的确表现了一位充满忧患意识的爱国士大夫形象,但《屈子行吟图》与之前的屈原像相比,人物更加“世俗化”,这显然受到当时民间版画、年画的影响。

  明末清初画家萧云从的系列版画《离骚图》,其第一幅《三闾大夫卜居渔父图》描绘了屈原见郑詹尹和渔父的情景。图中屈原面目苍老,垂须髯髯,戴高冠,配长铗,阔袖长衣,双手持拭巾,面左而立,作询问状。渔夫慈眉善目,与郑詹尹并立,面右对屈原。

  作为明末清初著名画家,萧云从作为明代遗民,面对江山易主,国不复存的现实,深感悲痛和愤懑,因此才创作《离骚图》,借屈原抒怀,以劝后世。

  现代:以屈原像表达爱国之情

  傅抱石:借屈原唤起国民的战斗精神

  现代画家中,对屈原题材最为热衷的当属傅抱石,据统计,傅抱石至少创作了七幅《屈原像》,南京博物院藏有两幅作于上世纪四十年代的《屈原像》;傅家也曾藏有一幅1953所作的《屈原行吟图》;50年代的另一作品则藏于北京故宫博物院;另3件为私人收藏。

  傅抱石 《屈子行吟图》 1930年

  傅抱石《屈子行吟图》1944年,镜心,设色纸本,84x113cm

  这些作品尽管每件的风格都有所不同,但皆以屈原《楚辞·渔父》的前五句诗文为刻划基础:“屈原既放,游于江潭,行吟泽畔,颜色憔悴,形容枯槁。”这也是屈原投江前的状态。对于其形象的塑造,傅抱石主要参考郭沫若的考证:“在一般人的脑海中,觉得屈原很年轻,其实他的年龄并不年轻,而是因为他的精神年轻。我们断定他的年龄六十二岁并不过份……他的死因,并不是像一般轻薄者的怀才不遇,而是忧世愤俗,不忍看到祖国沦亡,人民流离无告。”

  1942年,正值日本侵华的黑暗时期,很多知识分子将屈原作为爱国主义的象征。郭沫若在重庆撰写了五幕剧《屈原》,与他同住金刚坡下的傅抱石很认同郭沫若的观点,并以此创作了一系列屈原像,以此来表达自己的爱国之情,并希望借此唤起国民的战斗精神。

  张大千:屈原是一个庄严的儒学者

  张大千 1939年作 九歌屈原 镜心 92×40cm

  同样以屈原表达爱国情怀的还有画家张大千,1939年冬,张大千看到了赵孟的白描《九歌图》,并在此基础上创作了《九歌屈原》,画中屈原身着长袍,蓄发长髯,立于泽畔,初看似乎是一个安逸而庄严的儒学者,只有眉宇间的忧郁可以体会其“行吟泽畔”的心境。

  朱乃正:屈原的魂,是永世不灭的希望

  与傅抱石不同,朱乃正并没有表现 “屈原既放、行吟泽畔”的代表性场景,而是描绘了屈原之魂从汨罗江中腾空而起的瞬间,“如果简单地画张屈原的肖像,再现当时楚国人穿什么衣服或什么鞋子就显得笨了,‘魂’可以比较自由地体现一个精神上的形象。” 对于自己的屈原形象,朱乃正说到。

  朱乃正《国魂——屈原颂》190×190cm 1984年 布面 油画

  1984年,朱乃正选择屈原这个崇高且带有悲剧色彩的人物作为国魂的代表,创作了《国魂——屈原颂》,将自己的人生经历与民族命运相联系,通过作品强调“我们后人感怀凭吊的,是屈原的魂,魂非渺迹,而是永世不灭的希望。”

 

 
 
Tags标签:屈原  画家  创作  傅抱石  爱国  自己  《九歌图》  一个  作为 责任编辑:    
上一篇:“中国运河之旅” 王梦庚书法全国巡展在沈阳举行

下一篇:返回列表

看完这篇文章,你的感受如何?
 
 
发表评论 已有条评论(查看全部)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Copyright © 2009 - 2016 中国黄淮网(WWW.86HH.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投稿邮箱: ZGJSXZ@sina.com
联系电话:0516-85752568 客服QQ:541440872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苏B2-20140236 苏ICP备09103185号 苏公网安备 32031102000168号
中国黄淮网法律顾问:江苏淮海明镜律师事务所 田原主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