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书画首页 书画信息 名家访谈 收藏拍卖 文学天地 会员展示 在线展厅 画院活动 画院章程
 
组织机构
艺术顾问:
  院   长:王  艳
名誉院长:尹 成 胡璧金
执行院长:华敬福
副院长
温新华 师 杰
刘茂德 张清河 李天池
 
画院活动  
  艺术交易
字画购买
电 话:0516-85752568
手 机:18952237259
地 址:江苏省徐州市西都大厦2-409室
 
文学天地 您现在所在的位置:中国黄淮网 > 中国黄淮书画院 > 文学天地   

金庸祭丨吊公今日海宁潮

时间:2018-10-31    来源:白藏阁    作者:金锐 何愁
内容摘要:壹  我第一次接触金庸小说,是五岁或六岁的时候,似乎是母亲拿回家一套《笑傲江湖》。当时连字都认不全的我,抱着猎奇的心理翻书来看。不多久便被刘正风、曲阳被杀那段压

 我第一次接触金庸小说,是五岁或六岁的时候,似乎是母亲拿回家一套《笑傲江湖》。当时连字都认不全的我,抱着猎奇的心理翻书来看。不多久便被刘正风、曲阳被杀那段压抑得不行,以至于“黑血神针”在我心里留下了一个长久的阴影,而二人临终时的那首“笑傲江湖”曲反而没有什么感触。之后便是令狐冲漫长的伤病史,看得又气又急,只有到了“桃谷六仙”出场时,才能哈哈一笑。 

 之后,又陆续看了《书剑恩仇录》、《鹿鼎记》、《射雕英雄传》、《倚天屠龙记》几部,那时候自然不懂什么江湖儿女、家国情怀,也对诗词歌赋、琴棋书画一窍不通,只是觉得拳打脚踢、刀光剑影煞是好看。于是,上学时少不得抓一把松枝对着土堆练“芙蓉金针”,左手画圆右手画方试图“双手互搏”,走路也一蹦一跳的自以为就是“梯云纵”神功。

 但从此,金庸小说便在我心里埋下了种子,之后读得多了,一遍一遍翻来覆去地读,才发现真如汪洋江海一般浩瀚,每读一遍都有不同的感受和收获。

 金庸小说的好处不必多说,只人物塑造一条,就可谓入木三分。即使是戏份不多的配角,也绝不是千人一面的摆设,寥寥数笔便活灵活现。仅以《射雕英雄传》举例,柯镇恶的倔、丘处机的豪、黄药师的怪、段皇爷的慈、洪七公的义、周伯通的顽,哪个不是力透纸背?而那些反派人物,欧阳克自命风流却对黄蓉一往情深,杨康作恶多端也在内心纠缠煎熬,欧阳锋心狠手辣但宗师气度让人钦佩,裘千仞卖国求荣而在结尾时幡然悔悟……善恶的分界从来不是泾清渭浊,充满了人性的复杂碰撞。

 

 文字功夫则是我最看重的一点。金庸的小说兼收并纳,既有中国古代小说脉络,又不乏西方小说的细节描写技法,而其文字典雅凝练,更是让人回味悠长。《射雕英雄传》是金庸的早期作品,那时的小说技法尚未大成,但文字功夫已经炉火纯青。丘处机给江南七侠的信笺写道:“江南一别,忽忽十有六载。七侠千金一诺,间关万里,云天高义,海内同钦,识与不识,皆相顾击掌而言曰:不意古人仁侠之风,复见之于今日也……二载之后,江南花盛草长之日,当与诸公置酒高会醉仙楼头也。人生如露,大梦一十八年,天下豪杰岂不笑我辈痴绝耶?”何等清爽,何等洒脱!

 

 金庸在《射雕英雄传》的后记中说,《九阴真经》前面那一段怪文的设想出自《元朝秘史》,又对小说中出现的“满江红”、“元曲”、“对联”的诗文进行了简单考证,可见其创作态度之谨严。而我对中间关于文字的一段论述印象颇深,摘录于此:

 

 所设法避免的,只是一般太现代化的词语,如“思考”、“动机”、“问题”、“影响”、“目的”、“广泛”等等。“所以”用“因此”或“是以”代替,“普通”用“寻常”代替,“速度”用“快慢”代替,“现在”用“现今”、“现下”、“目下”、“眼前”、“此刻”、“方今”代替等等。 

 金庸的风景描写也是惟妙惟肖、洒脱俊逸。较早的两本书《书剑恩仇录》、《碧血剑》中已可见一斑:

 

 只见远处一条白线,在月光下缓缓移来。蓦然间寒意迫人,白线越移越近,声若雷震,大潮有如玉城雪岭,天际而来,声势雄伟已极。潮水越近,声音越响,真似百万大军冲烽,于金鼓齐鸣中一往直前。

 

 这时山谷间忽吐白云一缕,扶摇直升。良久,东边一片黑暗中隐隐朱霞炫晃,颜色变幻不定,或白或橙,缓缓地血线四映,一喷一耀,转瞬间太阳如一大赤盘踊跃而出。下面云影被日光一照,奇丽变幻,白虹蜿蜒。

 

 到了中后期,金庸的风景描写更是不滞于物,信手拈来。比如《笑傲江湖》描写嵩山的一段:“铁梁峡之右尽是怪石,其左则是万仞深壑,渺不见底。一名嵩山弟子拾起一块大石抛下壑去,大石和山壁相撞,初时轰然如雷,其后声响极小,终至杳不可闻。”又如《天龙八部》描写雁门关的一段:“放眼四顾,但见繁峙、五台东耸,宁武诸山西带,正阳、石鼓挺于南,其北则为朔州、马邑,长坡峻阪,茫然无际,寒林漠漠,景象萧索。”着墨不多,但读者观之,如在画中神游一般,惟妙惟肖,身心俱醉。

 

 犹记得《倚天屠龙记》第三回,张翠山出场时的开篇,近百年的兴衰迁延,尽在数十字之间——

 

 花开花落,花落花开。少年子弟江湖老,少女的鬓边终于也见到了白发。

 金庸之才学如汪洋江海,上至经史子集,下至琴棋书画,似乎没有什么不能被他写入小说的。《笑傲江湖》中黄钟公以琴音伤敌,描写得颇为精妙:“琴声时缓时急,忽尔悄然无声,忽尔铮然大响,过了一会,琴声越弹越急。……只听得又是一声大响,跟着拍拍数响,似是断了好几根琴弦。”而在《神雕侠侣》中,文绉绉的朱子柳以一支笔杆与霍都比武,煞是好看:“(朱子柳)突然除下头顶帽子,往地下一掷,长袖飞舞,狂奔疾走,出招全然不依章法。但见他如疯如癫、如酒醉、如中邪,笔意淋漓,指走龙蛇……原来他这时所书,正是唐代张旭的‘自言帖’。张旭号称‘草圣’,乃草书之圣。杜甫‘饮中八仙歌’诗云:‘张旭三杯草圣传,脱帽露顶王公前,挥毫落纸如云烟。’黄蓉劝他三杯酒,一来切合他使这路功夫的身分,二来是让他酒意一增,笔法更具锋芒,三来也是挫折霍都的锐气。只见朱子柳写到‘担夫争道’的那个‘道’字,最得一笔钩将上来,直划上了霍都衣衫。群豪轰笑声中,霍都跟跄后退。”读之真仿佛杜少陵之《观公孙大娘弟子舞剑器行》,“来如雷霆收震怒,罢如江海凝清光”,想来大抵如此。

 

 金庸小说中也常有诗文点缀,比如《书剑恩仇录》结尾时“香冢”写的铭文:“浩浩愁,茫茫劫,短歌终,明月缺。郁郁佳城,中有碧血。碧亦有时尽,血亦有时灭,一缕香魂无断绝。是耶非耶?化为蝴蝶。”此文乃陶然亭“香冢”上的碑文,冢主人不知是谁,而文字则让人潸然欲泪。《神雕侠侣》最后杨过向众人作别的场景可谓经典:“杨过朗声说道:‘今番良晤,豪兴不浅,他日江湖相逢,再当杯酒言欢。咱们就此别过。’说着袍袖一拂,携着小龙女之手,与神雕并肩下山。其时明月在天,清风吹叶,树巅乌鸦呀啊而鸣,郭襄再也忍耐不住,泪珠夺眶而出。”在这一“曲终人不见,江上数峰青”的场景之后,金庸写道:“秋风清,秋风明。落叶聚还散,寒鸦栖复惊。相思相见知何日,此时此夜难为情。”这一段其实出自李白手笔,原文如下:“秋风清,秋月明。落叶聚还散,寒鸦栖复惊。相思相见知何日,此时此夜难为情。入我相思门,知我相思苦。长相思兮长相忆,短相思兮无穷极。早知如此绊人心,何如当初莫相识。

 

 其余诗文不一一列举。金庸有时也自己写一些诗词对联混入文中,比如黄药师桃花岛的那副“桃花影落飞神剑,碧海潮生按玉箫”的对联,便是金庸“代笔”的。客观地说,金庸的诗词水平算不得一流,比起同为武侠小说作家的梁羽生也是颇有不如。但金庸大胆地将这些元素融入几部小说的回目之中,让人耳目一新。《碧血剑》、《书剑恩仇录》回目的五、七言对联还是传统章回小说的延续,《倚天屠龙记》的柏梁体长诗、《天龙八部》的五阕词、《鹿鼎记》中集引查慎行诗句,都体现了金庸深厚的传统文化素养。尤其是《天龙八部》,五阕词的词牌分别是“少年游”、“苏幕遮”、“破阵子”、“洞仙歌”、“水龙吟”,分写段誉、慕容复、乔峰诸事,最后风云际会、龙蜷虎卧,可谓熨帖。

 黯然销魂者,唯别而已矣。这是江淹《别赋》的发篇,杨过取其文字命名他的自创武功“黯然销魂掌”。而金庸小说中关于“死别”的描写也颇有让人动容者。

 

 《飞狐外传》中,程灵素为救胡斐,替他吮吸剧毒,临死时说道:“我师父说中了这三种剧毒,无药可治,因为他只道世上没有一个医生,肯不要自己的性命来救活病人。大哥,他不知我……我会待你这样……”《天龙八部》中,阿朱又重复了程灵素为情郎而死的悲剧,留下了“塞上牛羊空许约”的无限悲凉遗憾。

 

 《倚天屠龙记》中,张翠山和殷素素夫妻自刎身亡的场景,当真让人通断肝肠:

 

 张翠山磕了三个头……朗声说道:“所有罪孽,全是张翠山一人所为。大丈夫一人作事一人当,今日教各位心满意足。”说着横过长剑,在自己颈中一划,鲜血迸溅,登时毙命。

 

 (殷素素)抱着无忌,低声道:“孩儿,你长大了之后,要提防女人骗你,越是好看的女人越会骗人。”将嘴巴凑在无忌耳边,极轻极轻的道:“我没跟这和尚说,我是骗他的……你瞧你妈……多会骗人!”说着凄然一笑,突然间双手一松,身子斜斜跌倒,只见胸口插着一把匕首。

 人间至悲莫过如此,金庸却对自己的描写不够满意,他在后记中写道:“张三丰见到张翠山自刎时的悲痛,谢逊听到张无忌死讯时的伤心,书中写得太也肤浅了,真实人生中不是这样的。因为那时候我还不明白。”在这段文字的背后,是1976年金庸的大儿子在美国哥伦比亚大学自缢身亡,金庸每日以泪洗面。看似轻描淡写的几个话,却蕴藏着一个悲恸的故事。

 

 与上面这些凄恻的逝去相比,《神雕侠侣》中斗了一辈子的西毒、北丐之死却别有一番味道。二人比招式、拼内力,最后油尽灯枯,双双离世。金庸是这样写的:“两个白发老头抱在一起,哈哈大笑。笑了一会,声音越来越低,突然间笑声顿歇,两人一动也不动了。”“北丐西毒数十年来反覆恶斗,互不相下,岂知竟同时在华山绝顶归天。两人毕生怨愤纠结,临死之际却相抱大笑。数十年的深仇大恨,一笑而罢!”不禁让人感叹人生如梦,逝者如斯。

  

 若说最壮烈的离世,恐怕莫过于萧峰雁门关自杀的一幕:

 

 萧峰大声道:“陛下,萧峰是契丹人,今日威迫陛下,成为契丹的大罪人,此后有何面目立于天地之间?”拾起地下的两截断箭,内功运处,双臂一回,噗的一声,插入了自己的心口。

 

 萧峰离奇的身世,夹在宋、辽的恩怨之间,受尽诬陷,最终选择自杀以谢天下,恐怕也是无可奈何中的必然。萧峰的一生,光明磊落,豪气勃发,以一人之死换来宋、辽之间的数百年和平,可谓大英雄、大豪杰,侠之大者,为国为民,正乃如此。

 

 与萧峰一样,当得起“侠之大者,为国为民”四字的,自然还有死守襄阳的郭靖夫妇。我想,金庸一定对郭靖、黄蓉倾注了太多的情感,以至于都不愿意具体描写他们殉国的场景,只是通过他人的话语带出:

 

 殷素素说:“我曾听爹爹说,郭女侠是位大有来头的人物,她父亲是郭靖郭大侠,母亲是丐帮的黄帮主黄蓉,当年襄阳失陷,郭大侠夫妇双双殉难。”

 

 一句“双双殉难”,那段近百年波澜壮阔的江湖终于落下帷幕,“人生自古谁无死,留取丹心照汗青”!

 

 生老病死是每个人避不开的轮回,英雄豪杰和贩夫走卒并无区别,就像《倚天屠龙记》六大派围攻光明顶时,明教众人面对死亡坦然所念之经文:

 

 焚我残躯,熊熊圣火,

 生亦何欢,死亦何苦?

 为善除恶,惟光明故,

 喜乐悲愁,皆归尘土。

 怜我世人,忧患实多,

 怜我世人,忧患实多!

 金庸,本名查良镛,海宁人士,生于1924310日,死于20181030日,享年94岁。

 

 挽联二副为悼:

 

 扫石折寒花,我亦青衫剑影归来,几十载江湖,说不尽侠骨冰霜、柔肠烟雨;

 停杯吊残月,谁将碧海潮声吹彻,数千秋家国,忍相看高天寥落、大地苍茫。

  

 纵者为史、横者为文,集五千秋说部雄奇,佐以琴棋诗剑,恩怨欢愁,垂我两行江浦泪;

 少年重情、中年重义,又三十载世尘跌宕,闻之原野关河,哭歌吟啸,吊公今日海宁潮。

本文部分图片来源于网络,仅为欣赏、交流、分享使用。
图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Tags标签:金庸  小说  描写  文字  相思  之后  张翠山  自己  江湖  《倚天屠龙记》 责任编辑:金锐 何愁    
上一篇:王跃东:白云千片雪,红叶万山霜

下一篇:返回列表

看完这篇文章,你的感受如何?
 
 
 
Copyright © 2009 - 2018 中国黄淮网(WWW.86HH.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投稿邮箱: ZGJSXZ@sina.com
联系电话:0516-85752568 客服QQ:541440872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苏B2-20140236 苏ICP备18039698号-1 苏公网安备 32031102000168号
中国黄淮网法律顾问:江苏淮海明镜律师事务所 田原主任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