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教育频道 > 教育信息 > 正文

环巢湖文化圈的凌家滩

凌家滩遗址已是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张敬国(左一)陪同考古界专家考察凌家滩遗址

凌家滩出土的珍贵文物:玉鹰

凌家滩出土的珍贵文物:玉龟与玉版(套件)

“行政区划的调整不应该割裂文化圈,比如距今5900多年前的凌家滩考古遗址,尽管已从原属地级巢湖市划归马鞍山市,但它仍属于环巢湖文化圈的一部分。采访著名考古学家张敬国先生时,他反复强调自己的这个学术观点,并且认为,合肥在制定环巢湖旅游线路规划时,应将凌家滩遗址公园纳入其中。

 

张敬国,安徽省政府文史研究馆馆员、安徽省文物考古研究所研究员。他是凌家滩遗址发掘工作的主持者和领队,前后5次主持发掘工作。从1985年第一次勘查凌家滩遗址以来,35年间,他从合肥往返凌家滩1000多次,行程20多万公里。

为更为直观、详细地向我们介绍这个史前文明的伟大发现,他特意邀请我们前往凌家滩遗址公园,去凌家滩的路上,张敬国仍掩饰不住激动,介绍着凌家滩的价值,言语中充满爱惜和敬畏。

凌家滩遗址公园位于含山县铜闸镇凌家滩村,总面积约160万平方米,遗址距今约5300年至5900年,是一处大型新石器时代晚期聚落遗址。1998年被评为全国十大考古新发现之一,2001年被国务院批准为国家重点文物保护单位,2006年被纳入国家“十一五”期间大遗址保护总体规划中的100处重大遗址之一。

作为史前文明的源头,凌家滩遗址已经出现了大型祭坛和高等级的大型贵族墓葬、大面积红烧土建筑,以及功能多样、精妙绝伦的高等级礼制性玉石器,这一切,都说明凌家滩当时人口十分繁盛,中心与周边的等级分化十分明显。

“凌家滩是中国文明重要发源地,是圣地。中华民族有五千年文明,五千年文明就是从凌家滩文化开始的!”张敬国说这话,眼睛里流露出自豪的表情。

“最早的考古发掘材料,表明凌家滩文化是最先进的。它的玉器大批量出现,规格非常高,又是一种礼器,代表身份、地位、财富和权力的象征。它的工艺技术目前中国没有哪一个考古遗址文化能比得上。其中一个玉人里面有个钻孔,仅有0.15毫米,只比头发丝稍微粗一点,在五千多年前,这0.15毫米是什么概念,谁能做到,只有凌家滩!而且这些玉器的硬度在5度-7度之间,在没有电动工具的情况下,不知我们的祖先是怎么琢磨成精美玉器的。最为壮观的是,一个墓主身上将近挂了30件玉璜。这么大批量高规格的玉礼器出现,在中国考古史上这么早年代的,只有凌家滩!”

说到凝聚了自己几十年心血的凌家滩,张敬国话匣子打开了。

“凌家滩遗址至少有12个方面在全国考古发掘中占第一,前所未有。”

他掰着手指头为我们数起来:玉人、玉龙、玉鹰、玉龟玉版(套件)、玉猪、玉勺,红陶块建筑遗迹,玛瑙钺、石钻、石锛、石凿、玉虎首璜,占卜用的玉龟玉签和人工巨石阵。

“这每一件都具有重大的价值或意义,蕴含着先人的智慧。种类之多,玉质之丰,造型之美,制作之精,把玉器文明推进到登峰造极的高度!”

 

2018年初,央视《如果国宝会说话》纪录片开播,其中一集讲述凌家滩玉龟和带着神秘的“河图洛书”的玉版引起了很多观众的兴趣。在纪录片中,张敬国介绍说:这组器物与我国神话故事和传说不谋而合。是一个非常重大的考古发现,甚至是改变历史、印证历史的发现。

再一次走进凌家滩发掘现场,张敬国清晰记得发现玉龟玉版的情形。那是1987年第一次试发掘时,就在M4墓葬发现了玉龟玉版,随葬玉器丰富,令人眼花缭乱,这些玉器都被拍照、绘图、编号,遗憾的是,因相机问题,只有一张照片被洗出来,这张正是玉龟玉版。

张敬国还记得第二次发掘时的情形。

时值11月底,天气很冷。一天,张敬国带着考古队员挖掘到了大量的随葬品,因天色已暗,来不及绘图,也不能取出来,便留下4人守夜。于是,大家抱些稻草,租村民家几床被子,就这样睡在露天工地上。

第二天早上7点,张敬国从五里外住地来到工地,只见眼前一片白霜,队员们身上全是白的,头发上、脸上、被子上,都是霜,一层厚厚的霜!

“我又震惊又感动,这就是我们的考古人,守护着中华文明的考古人!”

那时,考古队员吃饭睡觉都在乡政府,离工地5里路,一天两个来回就是20里路,全靠走,没有交通工具,自行车也没有。大多数时候,工人走后,他们还要继续干活。

有一天出土文物很多,来自巢湖文管所的蒋楠,全身汗透,“说要赶五点多的车回家,洗澡换下衣服,第二天再来。”

夜里1点多,张敬国听到敲门声,是蒋楠,跟夜车回来的。

“我看你这么辛苦,我不能在家待着,就连夜赶来了。”蒋楠对张敬国说,张敬国深受感动,这是多么好的考古队员!

第五次发掘是在2007年5月,这是张敬国退休前最后一次领队考古。就是这次发掘,张敬国找到了一直想找的最重要的首领大墓,该墓出土文物330多件,其中玉器200件,包括重达88公斤的大玉猪。

当时,大墓上方搭建了防雨棚,棚内温度近40摄氏度,长时间棚内工作,张敬国突感心脏不适,胸闷,呼吸困难,紧急吃了7粒救心丸。听说救护车要来,他又吃了12粒救心丸,慢慢心跳平稳了些。救护车到后,医生检查发现病情危险,坚持让他住院治疗,张敬国舍不得这么重大的考古发现,和医生沟通了20分钟,最终没有跟救护车走,医生留下了氧气袋和药品。

“除了大玉猪,还出土了玉龟和玉签,它们证明在5500年前,我们的祖先就已创造发明了占卜算命学说。”张敬国说,那个地方以前很穷,破草房,烂泥路,没有美食,没有任何娱乐活动,只能听听广播,就那么些人,你对着我,我对着你,聊些往事,聊些考古工地上出现的问题。

“考古要坐得住冷板凳,要耐得住寂寞,受得住辛苦!”

 

在红陶块遗迹挖掘现场,考古人员和村民正在认真清除红烧土上的杂质。村民一见到张敬国,亲切地打招呼。

“张教授是我们的老熟人了,从第一次发掘,我们就认识他,30多年的老朋友了。”

据安徽省文物考古研究所所长叶润清介绍,红陶块遗迹有3000平方米,目前发掘了500多平方米。

“还没完全揭露出来,它肯定是一个大型的公共建筑。”

叶润清说,红陶块经过高温烧制,质地坚硬,至今仍不能轻易将其砸碎。

中国古建筑协会会长杨鸿勋教授认定,红陶块属人类有意识加工的建筑材料,凌家滩的红陶块应是中国人类建筑史上的第二次革命,是现今我们所用各类砖的祖先。

这些红陶块(也叫红烧土)因埋藏并不深,当地村民曾取土腌制鸭蛋,味道很好。用红烧土腌制鸭蛋,不知起于何时,就这么祖祖辈辈相传下来,往下这么铲几锹,捣碎就可以腌了。

考古专家认为红陶块遗迹是部落的政治、军事、文化中心,也是这座古部落的中心。杨鸿勋多次到凌家滩考察,他认为,这里发现的巨石建筑和红陶块建筑是两个非常深奥的课题,其中许多谜底尚未揭开,值得全世界考古学家研究和探索。

“这块遗迹很可能是宫殿或神庙。现在遗迹挖掘出四五个疑似柱洞,这是判断它为宫殿或神庙的又一佐证,如果是的,这将是中国最伟大的考古发现!”

张敬国根据自己多年的考古经验推测说。他反复强调,凌家滩文化是环巢湖文化的根, 有巢氏族像就是凌家滩遗址出土的玉人,甚至中华民族龙、风、原始八卦等原始哲学思想也产生于凌家滩文化。

殷艳萍 李云胜/文 徐红霞/图

来源:2021年2月21日合肥晚报

免责声明     责任编辑:管理员
扫描关注黄淮网微信公众号,第一时间获取更多精彩内容。
本文地址:http://www.86hh.com/edu/zixun/2021-02-22/448260.html
文章关键词:
关于我们(About Us) | 工作人员查询 | 免责声明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加盟代理 | 网站地图 | 手机版
Copyright © 2009 - 2019 黄淮网(WWW.86HH.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苏B2-20140236     苏ICP备18039698号-1    苏公网安备 32031102000168号
联系地址:江苏省徐州市泉山区西都大厦4层     联系电话:0516-85752568     客服QQ:541440872     投稿邮箱: ZGJSXZ@sina.com
黄淮网法律顾问:江苏淮海明镜律师事务所 田原主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