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您当前的位置:中国黄淮网 > 汽车频道 > 信息

拒载、拼客、乱要价——记者暗访徐州市各大车站出租车乱象

时间:2018-06-11    来源:    作者:
内容摘要:
拒载、拼客、乱要价
——记者暗访我市各大车站出租车乱象

 


拒载、拼客、乱要价 
——记者暗访我市各大车站出租车乱象
 

 

汽车南站出租车拒载议价现象严重。
徐州火车站广场出租车后盖都打开了。
 
 

 

◎文/图 本报全媒体记者 林炎

“汽车南站出租车该好好整治整治了!”日前,市民赵女士来电向记者反映,她在汽车南站打车时,被出租车司机“宰了一刀”。

事发当日,赵女士走出汽车南站出口,准备打车去铜山区汉府雅园。此时汽车南站出口向北停有一排出租车,其中一位出租车司机开出了一口价40元。为了多赚钱,男司机又拉了一个去铜山新区的乘客,车费同样是40元。十几分钟后,赵女士到达目的地,并索要了一张票据。后来,赵女士的朋友告诉她,汽车南站到汉府雅园不到7公里,打车只需15元左右。当天晚上,赵女士从汉府雅园打车到南站,打表计费为13元。

赵女士所反映的出租车司机违规拼客、漫天要价的行为是否属实?是个体偶发,还是普遍存在?记者先后来到我市市区主要的客流集散地汽车南站、高铁站、徐州火车站,对此现象展开调查。

汽车南站:不按规定使用计价器等违法违规行为多发

6月6日下午,记者来到汽车南站,看到在出站口停着10辆出租车,4辆沿着出口排开,4辆靠在岗亭前,两辆停在公交站台前。记者刚到现场,就有一位妇女前来拉客,当记者说出目的地是矿大南门时,这位妇女“善意”地告诉记者没法拉,并介绍记者到前边路口坐公交车即可。随后记者看到一位女学生拖着行李箱走出站,一位男司机立马赶上去,当女学生说出目的地是建国小区时,男司机夸张地伸开五指,意思是50元整。记者随后用“嘀嘀打车”做了个同等路途的测算,“嘀嘀打车”显示只需要13元。

随后记者站在出站口继续观察,出租车司机一般是一个客人不走,非要拉两个以上才能成行。而对行李箱大的旅客,一般来说要价也格外贵。当两位中老年旅客拖着行李箱出来时,立刻就被揽客的司机拦住问其目的地,不堪其扰的两人说了句“市政府”,司机才悻悻地离去。过了15分钟,又有司机围住记者,当记者说出目的地是汉府雅园时,两位出租车司机都给出一口价30元,看出记者有所犹豫,另外两名出租车司机又表示,25元或者20元也能到。

不打表,漫天要价,讨价还价,本该15元左右的车费竟要30元、25元、20元。记者注意到,在出租车附近,就立着一张牌子:严禁出租车拒载,非法拼客,不按规定使用计价器等违法违规行为。与现实形成了莫大的讽刺。汽车南站乱象如此,那么高铁站又会如何呢?

高铁站:人流稀少,未见出租车司机“搭话揽客”

当天下午2点50分,记者来到市高铁站,车站人流稀少,记者先后走访该站西出站口和地下出租车上客区。西出站口附近有明显的指示牌告知乘客具体搭乘地点,出租车广场上还有多位执法人员巡视。半个多小时的时间里,记者拉着行李箱在出站口附近走动,其间并没有见到如市民反映的“搭话揽客”的出租车司机。

记者来到位于地下出租车上客区,看到约有二三十辆排队在待客,而乘客还不到3人。在车队的最前方还站着几名工作人员,乘客会在此被指引搭乘出租车离开。

记者刚一到车队最前方,就有一人前来揽客,看到记者手持相机拍照后,男子警觉地离开。但出租车现场秩序井然,每有乘客上车,车辆便即刻驶离。记者在上客区搭乘了一辆出租车到新城区国信龙湖世家,司机全程打表,服务规范,总金额32元,基本正常。

“高铁站出租车一般会因乘客路途近而拒载吗?”记者乘车时向司机询问。据司机李师傅介绍,从高铁站上车的乘客,一般来说路途都较远,基本上没有拒载现象。而且徐州站的人流一般都不太多,不会像南京、上海那样人潮汹涌。“这儿平时出租车要候客40分钟才能轮上一趟,但要是真碰上了离出站口只有一公里的乘客,司机也只能自认倒霉。”路途中,司机师傅还推荐记者下载一个租车软件,说是首单可以免除6元。

徐州火车站:出站口出租车报价太高,乘客害怕被宰避之不及

高铁站出租车井然有序,那么徐州火车站的情况又如何呢?

当天晚上10点30分,记者打车来到徐州火车站,在问到近期出租车生意如何时,司机告诉记者,现在夜班生意不好干,街上晚间人流量少了三分之一,其次是高考临近,有孩子高考的家庭基本上都会窝在家里。记者乘车来到徐州火车站出站口,此时出站口停了大约7辆出租车,大概是怕被拍到车牌号,所有的出租车后盖一律打开向上。

记者看到一位女乘客向出租车司机询价,“到星光名庭多少钱?”“30元”,司机毫不犹豫地回答。记者查看了相应的打车软件,大约价格也就在20多元。这时,有一位出租车司机问记者“上哪儿去?”记者回答到醒狮小区。这位司机当即“好心”地建议说,去前边坐公交吧。记者问到为什么挑肥拣瘦?出租车司机反问说:“别给我添堵行不?”记者只好来到1路公交站台,这时有位已经拉到一位乘客的出租车司机,想再多揽些客,就不停地喊道:“云龙华府!云龙华府!有跟去的吗?”

在记者来到这里观察出租车载客情况的15分钟时间内,没有一辆车拉到生意,也许是因为众所周知的不透明高价,他们着实“吓跑”了一部分夜间乘客。一个车次的旅客下来,基本上只能拉到一两个人。不少旅客出站后虽然没有坐公交车,但也都拿着手机走到徐州饭店西边等快车。一位外地旅客一边等车,一边告诉记者,出站口的出租车报价太高,自己怕被宰,所以才拖着行李箱走得远一些,希望能平价到达目的地。

出租车车站拒载、不打表虚高报价,并不是最近一段时间才出现的,为什么屡禁不止呢?有关部门是否也该出手管管了?本报将继续跟踪相关情况。

 
 
 
Tags标签:记者  出租车  司机  乘客  汽车  徐州  来到  一位  高铁站  目的地 责任编辑:    
相关信息
  • 徐州农副产品中心批发市场与睢宁县农委联手搭建特色农产品直销对
  • 徐州市节约集约利用土地工作受到省通报表彰
  • 徐州市中医院:中西医结合保胃护健康
  • 『赢在徐州·周二路演吧』举办电子商务企业专场
  • 工程机械和特种机器人“两中心”落地徐州经开区
  • 看完这篇文章,你的感受如何?
     
    频道推荐
    视觉焦点
    信息排行
     
     
    Copyright © 2009 - 2018 中国黄淮网(WWW.86HH.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投稿邮箱: ZGJSXZ@sina.com
    联系电话:0516-85752568 客服QQ:541440872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苏B2-20140236 苏ICP备18039698号-1 苏公网安备 32031102000168号
    中国黄淮网法律顾问:江苏淮海明镜律师事务所 田原主任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