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资讯频道 > 本网资讯 > 正文

俄罗斯企业老总收入排行前5位皆来自国企

最新出版的《福布斯》杂志首次披露了俄罗斯所有企业首席执行官收入排行榜,列出了个人收入在俄罗斯位居前25位的企业老总座次。这是该杂志首次为俄企业老总的收入排名次,但与其此前曾公布过的亿万富翁收入排行榜、体育明星收入排行榜等各式名单不同,这份新鲜出炉的“俄罗斯企业老板收入排行榜”却在俄罗斯引起了关注和热议。

一份排行榜引来各方关注

《福布斯》的这份名单刚刚公布,人们就立马发现了其中的一个重要特点,即国企老板不仅上榜人数多,而且排名前5位的都是俄罗斯国企负责人。于是,当事者掌控的国企纷纷急忙出面辟谣,各媒体也跟踪分析,而老百姓却有些目瞪口呆。一位俄罗斯网友在此消息的评论中说:“知道他们挣得多,但不知道是这么多,和西方跨国公司大老板的收入已平起平坐了!”

本报记者发现, 《俄罗斯报》、《生意人报》、《共青团真理报》、俄新社、塔斯社等多家传统媒体都注意到这个消息,《共青团真理报》11月22日至29日的周刊还以“我们尊贵的领导们”为标题,列出了这份名单中排在前13位的企业老板名字、年龄、个人任职时间、所在企业、年收入等信息,并为每位上榜者都选配了笑容可掬的标准照。

根据《福布斯》的这份排行榜,在俄罗斯各企业老板中,年收入排行第一的是俄罗斯对外经贸银行总裁、56岁的科斯金,其年收入3000万美元;排第二位的是自2001年起就担任俄罗斯天然气工业股份有限公司总裁的米勒,50岁,年收入为2500万美元;而曾任俄政府主管能源问题副总理的谢钦,在出任俄石油公司总裁后的年收入为2500万美元。

排名第四的是曾于2000年~2007年担任俄经济发展和贸易部长、现任俄罗斯储蓄银行总裁的格列夫。作为俄罗斯最大银行行长,48岁的他年收入为1500万美元。46岁的莫斯科银行总裁库佐夫列夫以1500万美元的年收入排在第五位。37岁的俄“ONEXIM”投资公司总裁拉祖莫夫,以1200万美元年收入排第六,他是这个排行榜中排名最靠前的私企老板。

以下依次还包括俄天然气股份公司银行总裁阿基莫夫,年收入为1000万美元;俄“USM Advisors”公司总裁斯特列什斯基,年收入为1000万美元;俄“诺里尔斯克镍业”公司总裁斯特尔扎科夫斯基,年收入为1000万美元;俄“系统”公司总裁沙莫林,年收入为1000万美元……排在第21位的是俄石油运输公司总裁托卡列夫,年收入为500万美元;而俄罗斯铁路公司总裁亚库亚则以400万美元的年收入排在第25位。

相关国企立即出面“辟谣”

据知情者透露,为了拟就这份短短的25人收入排行榜,《福布斯》杂志选取了2011年企业收入最高的70家俄罗斯企业,认真研究了这些企业正式对外公开的财务报表,咨询了10多位相关企业的高管人员,暗访了许多匿名的消息灵通人士,可谓“煞费苦心”,就是想确保这份名单的权威性和可信度。

但这份排行榜刚问世,被点名的俄罗斯相关国企就立即出面“辟谣”。在《福布斯》这份名单对外公布当天,俄对外经贸银行就正式发表声明称,《福布斯》的这个数据是从“天花板上掉下来的”。声明称,“《福布斯》这些不透明的统计方法,让人觉得这个名单不可信和不牢靠。”声明称:“以科斯金先生为首的俄对外经贸银行董事会,全体成员2011年的总收入才6.08亿卢布(相当于1920万美元),按《福布斯》杂志的逻辑,所有董事会成员都将自己的收入转给了科斯金先生。”

针对俄对外经贸银行的指责和质疑,《福布斯》杂志立即回应道,科斯金的收入不仅仅来源于俄对外经贸银行,还来源于海外公司。杂志举例称,俄对外经贸银行董事会的部分人员,每年都从在塞浦路斯注册的“俄罗斯商业银行”获取收入,这家由俄对外经贸银行控股的“俄罗斯商业银行”,在2011年和2012年的股息分红就高达两亿美元,其中有8000万美元是给俄对外经贸银行董事会相关人员的。

《福布斯》副总编辑马祖林在接受俄“商务—FM”电台记者采访时说:“我们在最开始就强调了,我们的排行榜只是一个评价。但我们的评价不是从天花板上得到的,这是我们数个月来工作的结果。而且我们首先是以这70家企业正式对外公布的官方财务报表为基础。我们所说的收入,不仅包括在俄罗斯国内的收入,也包括在俄罗斯境外的收入。”

一来一回之后,《福布斯》和俄对外经贸银行之间的“口水仗”就不了了之。但仅仅过了3天后,俄储蓄银行又发表声明称,该行行长格列夫的实际收入远远低于《福布斯》排行榜中公布的收入金额,认为《福布斯》使用了未经核实的、明显与事实不符的信息。声称呼吁《福布斯》和其他媒体,不要追求“虚假的轰动效应”。随后,有五六家国企发表声明对《福布斯》的这份名单提出质疑。但质疑归质疑,这些企业还是没有对外公布相关人员的准确收入数据。

俄罗斯国企老板收入再成焦点

其实,在俄罗斯,老百姓要想了解政府部长、总理甚至总统的家底和年收入情况并不难,因为自2009年起,俄已正式实行了官员财产申报和公开制度。俄各级官员,上至总统、总理,下至部长、各联邦主体领导人、联邦委员会会议成员、国家杜马会议成员等公职人员,每年都要在4月1日前按规定提交上一年度的收入、财产和财产性债权债务的信息等,并在相关的政府官方网站上发布。

但俄罗斯民众要想知道那些掌控着本国经济命脉的国有大企业带头人的家产和收入情况,就没那么容易。虽然时任总统梅德韦杰夫于2009年5月就曾签署相关总统令,要求“非营利组织性质的国有公司负责人每年4月30日前都要提交上一年度本人及其配偶和未成年子女的收入和财产情况,但这条法令并没有得到很好的实施。

实际上,与西方国家不同,在此轮金融危机爆发之后,俄罗斯并没有给大企业和银行的负责人减工资。2008年,时任财政部长库德林曾建议给国有企业老板“压缩工资”,但并没有人附和这一提议。2011年年底,时任总统梅德韦杰夫要求21家国有银行和国有企业对外公布其主要领导人及家人的收入情况。而今年6月的《新闻报》曾引用不愿意透露姓名官员的话称,俄高层甚至有意让国企老板和银行行长对外公布个人所得税的税单。但这一切在声明和建议之后便没了下文。

今年3月5日,普京甚至要求还在当副总理的谢钦彻底调查国企负责人有意隐瞒个人收入的行为。普京当时说,据俄能源部和审计署对俄能源、交通、通讯和银行领域300家企业的900多名高管进行的调查显示,已发现200多起企业高管有意隐瞒个人收入的情况。

但对于俄高层一而再、再而三的要求,俄罗斯众多国企却巧妙地采取了“只公布企业高管层总体工资,却不公布具体人员个人工资”的避实就虚的应对策略。即便如此,俄业内人士也指出,俄国企高管人员月工资的平均增长速度至少为12.2%。

对于这种“只涨不跌”、“只拿不说”的国企高管工资,俄杜马部分议员今年5月提议,要求政府限制国有企业领导人的工资。此提案建议,国企领导人的工资最高不得超过本企业员工最低工资的10~16倍。今年9月,俄共议员又提议称,国有企业高管的工资不得超过政府部长级官员的工资,即每月17万卢布(相当于5500美元)。

就在国企高管工资尚处于“不透明”状态时,总理梅德韦杰夫今年8月21日又正式签署政府令,要求国有企业的工作人员要公布自己的个人收入。根据这条政府令,在俄国有企业和银行工作的员工,每年4月30日之前必须公布本人、配偶及未成年子女在上一年底的收入和财产情况。对于这一新命令,俄媒体评论道:“政府一直想让老百姓相信,这些国企高管是正在为国家创造更多财富的人,是在为人民打工,但政府并不能说服民众,因为这些高管已经是国家的主人了。”

免责声明     责任编辑:管理员
扫描关注黄淮网微信公众号,第一时间获取更多精彩内容。
本文地址:http://www.86hh.com/news/yaowen/2012-11-28/17507.html
文章关键词:
关于我们(About Us) | 工作人员查询 | 免责声明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加盟代理 | 网站地图 | 手机版
Copyright © 2009 - 2019 黄淮网(WWW.86HH.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苏B2-20140236     苏ICP备18039698号-1    苏公网安备 32031102000168号
联系地址:江苏省徐州市泉山区西都大厦4层     联系电话:0516-85752568     客服QQ:541440872     投稿邮箱: ZGJSXZ@sina.com
黄淮网法律顾问:江苏淮海明镜律师事务所 田原主任